• <blockquote id="gcscy"></blockquote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cscy"></blockquote>
    南方網>汕頭新聞

    讓家族記憶成為共同記憶 !汕頭已尋訪到20位“僑批后人”

    2017-06-06 09:08 來源:南方日報

      謝昭璧捐贈的僑批。僑批文物館供圖

      謝昭璧整理與家族記憶相關的舊物。許端陽 攝

      汕頭僑批文物館副館長吳奕琛(左)與謝昭璧先生一同看舊時影像。許端陽 攝

      謝昭璧留存的祖父影像,右二為其祖父謝逢記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在位于汕頭市外馬路18號的僑批文物館三樓,有一封《征集僑批文物倡議書》,里面寫道:“小小僑批是我們的祖輩親筆所書,飽含著華僑華人的游子情懷。如今,水客的身影與批局的繁榮早已成為過往,而塵封在僑批里的往事源遠流長。雖然歷史已離我們遠去,但僑批演繹的親情鄉情仍歷歷在目。經過努力,我們已經征集到一個半世紀以來的12萬封僑批,這是潮籍華僑華人在海外奮斗的見證,也是華僑華人對家鄉貢獻的永久記憶,在民族發展史上市濃墨重彩的一筆。我們珍藏的是彌足珍貴的歷史檔案文獻。”

      以廣東僑批及福建僑批為主的僑批檔案,在2013年6月19日正式以“僑批檔案——海外華僑銀信”的名義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遺產名錄,成為目前為止中國入選的十個項目的其中之一,也是唯一一個以流傳于民間的記憶形式入選的項目。

      在即將到來的“國際檔案日”(6月9日),汕頭市檔案局將在汕頭僑批文物館舉行開幕儀式,在儀式上,將有“向僑批捐贈者謝昭璧先生頒發榮譽證書”的內容。據了解,謝昭璧先生向僑批文物館捐獻368封家族僑批,百余年來,謝家先后有三代13名親人“過番”打拼,通過僑批與在國內的鄉親互通,成為重要的家族記憶。

      “我們的共同記憶”正是今年的國際檔案日主題,而僑批無疑是“共同記憶”一個很好的載體,謝昭璧是怎么將這家族記憶奉獻出來成為共同記憶的呢?筆者就此進行了解。

      ●文/南方輿情汕頭數據 許端陽

      “謝家僑批無法用‘市價’衡量”

      “我名謝昭璧,乳名謝映逵,現年85歲,妻李木杏。生有四個兒子,我出生于1933年5月1日,在廣東省揭陽市揭東縣玉窖鎮上鄉村西面埕18號。”謝昭璧如是介紹自己,“我家先后有三代13位親人下南洋,而我1954年初中畢業后,就被揭陽縣僑聯會推選為縣僑聯委員,接著成為公社(鎮)僑聯主席,做僑聯主任、主席30多年,得到中華全國歸僑聯合會榮譽證書。一生出錢出力,建設玉滘戲院;為僑屬出力辦理出國與親人團住,接待僑領、歸僑,解除他們回國探親的疑慮;在家鄉積極努力引資,三來一補,穿針引線工作……”

      瘦削銀發的謝昭璧,既是僑批家族記憶的承載者,也是一名老僑務工作者,深知僑批的意義與價值。在他家中,僑批都被很好地收藏著。

      “一段時間,經常有人下鄉‘收批’,有些人就把家里的僑批賣了,但是我知道這是家族記憶,多少錢都不能賣。僑批的珍貴在于放在什么地方,我們希望給家族的僑批找一個能夠長期保存、展示的地方,讓后輩們知道這段歷史,同時更好地發揮僑批的社會價值,傳承發揚祖輩艱苦奮斗、愛國愛家的精神。”謝昭璧說,可惜的是,謝家曾數遭盜賊,清末至民國部分的僑批已遺失殆盡,留存著的368封僑批多為1949年至1990年期間的僑批,均來自新加坡,寄出者主要為謝昭璧的父親、姑姑和妹妹。

      謝昭璧的二兒子謝龍波在汕頭工作多年。2013年,得知汕頭僑批文物館正式遷入外馬路的新址,謝龍波看到這個消息并到館內參觀后,他想起父親保留的一大批從新加坡寄來的僑批,覺得與其藏在家中,不如捐給文物館。2016年國慶,謝龍波把父親從揭陽老家接到汕頭市區居住,也帶著父親到館內參觀,父親謝昭璧回家后,經與家人商議,整理出了家族僑批和其他涉僑文物近500件,今年初無償捐贈給了僑批文物館,其中僑批有368封。

      在謝龍波眼里,父親或許是因為做了多年僑務工作的緣故,遇到批腳(派送員)送僑批過來,他不是跟別人一樣拿了錢讀過信就丟掉僑批,而是放在抽屜里保管起來。

      在僑批文物館館長林慶熙眼中,謝家僑批極其珍貴,無法以所謂“市價”來衡量。它不同于收藏家從民間渠道收購搜集而來的那些“事不關己”的僑批,而是一個家族自身保留下來并可追溯到源頭的僑批,是研究僑史和僑批史、挖掘中華文化和潮汕文化的珍貴資料,是家情、鄉情、國情和海外情勢的見證,也是注重家庭、注重家風、注重家訓的活生生教材。

      這368封僑批涵蓋了各個年代不同的樣式,從折疊式的早期僑批到有批封的僑批,從有特色印記的各批局自印封到白底紅藍邊框的空郵批封,從黑色毛筆字跡到藍色鋼筆或圓珠筆字跡……此外,謝家僑批的批封、內文都保留得十分完整,折射出時代的軌跡。

      僑批演繹親情鄉情

      說起僑批背后的家族史,謝昭璧宛如打開了話匣:“我祖父的三代人以上是清朝末代的富庶人家,有田園,100石的谷田。我家正是從我祖父這一代開始下南洋‘過番’。”

      最初,謝昭璧的祖父謝逢記(1880年5月出生)1905年去南洋是為了尋找在新加坡的二弟三弟,一道在當地謀生。“祖父一去十余年無點音訊。祖父在國內的家中,只有妻兒三人,也就是我祖母及父親、姑姑艱苦過日子。我祖母就在歌冊上剪字貼成信,托人往南洋給祖父。祖父接信不久就回家。后來才知道,祖父前往新加坡尋不到他三弟的蹤跡,只聽說他三弟謝老赤參加辛亥革命犧牲了。”在當時,像謝昭璧祖母一樣,身在家鄉心系海外親人的人并不少,而通過剪字拼接成家書的故事并不少見,而正是這封家書,開啟了謝家與國外通書的歷史。

      對于祖父的記憶,謝昭璧知悉的并不多,但在謝家的家中,藏有祖父一張攝于新加坡的黑白相片,相片中,四個青年男子并排而坐,衣著光鮮。

      在謝家的家族記憶中,謝昭璧了解最多和印象最深的,是其父親謝南清。1925年,回到家鄉的祖父謝逢記在給兒子謝南清操辦婚禮后,就帶老婆和女兒去南洋,國內家中只有謝南清夫妻。

      “在過番人家中有一個傳統,都是要把香火留在國內成長,自己再外出打拼,掙錢養家,只有到了香火成家立業后,才會將自己一代外遷。不僅是我家這樣,不少過番人家都是這么做的,既能夠確保在家有人祭拜先人,在家鄉的親人也讓游子對家鄉多了一份牽掛。正是這樣,也才有了千千萬萬封附著錢銀的僑批從國外寄往國內。”謝昭璧說:“1935年時我才3歲,我父親就去南洋謀生,當時祖父已買一個女兒,取名謝娥香,身價100銀元,和我父親一同往南洋,家中只有我和我兄長及母親。”

      在謝昭璧的記憶中,父親曾有一段時間回到家鄉,1951年再回新加坡做干貨生意,“1956年父親回家帶我母親和我妹妹謝映貂再去新加坡。1972年8月祖母90歲生辰,父親帶來很多燕窩、魚翅、鮑魚、海參、干果料等物品,設酒宴,敬請親朋好友。1982年5月父親和繼母回國內養老,落葉歸根,1987年9月2日父親仙游。父母親回國時,胞妹妹婿時常匯款孝敬父母親。可以說,我家三代人以上,人人都有去過南洋,只有我和我家屬在家鄉祭拜老祖公。”謝昭璧說。

      謝家保存下來的一封1957年的僑批,便記載了謝南清托朋友帶豬腳、魷魚、爽身粉、布匹等“貴重物品”回家的信息。

      “父親一生艱苦奮斗,愛國愛鄉愛家庭,并且多次捐贈家鄉公益事業。在新加坡時,參加謝氏工會、揭陽會館、汕頭南洋華僑互助社,一生助人為樂,給家鄉兒孫們物質、資金的幸福生活。在國家困難時大量資助家庭和親戚。我們總無法遺忘他愛國愛鄉愛家庭的思想。”謝昭璧說,在他的印象中還清晰記得在1961年,謝南清特意回國并帶回兩木箱共1000斤德國產化肥,其中800斤無償贈送生產隊和大隊,在當時國內價格高達2500元,可謂一筆巨款。

      謝樹逵是謝昭璧幾十年的老鄰居,今年63歲。他說,幾十年前,每當青黃不接之際,村里不少人家里無米下鍋,就會到謝昭璧家里借米。

      受到父親的影響,謝昭璧在成為玉滘公社(鎮)僑聯主席后,在公社的動員下,他召集僑眷集資建設玉滘戲院,后來兼辦書店,為繁榮家鄉經濟文化生活出力。當時建玉窖戲院花費在5000元左右,謝家便占股超過兩成。

      兒孫成長與僑批息息相關

      隨著1979年僑批業務歸口中國銀行統一管理,歷時約一個半世紀的民營僑批業也逐漸退出歷史舞臺。

      迄今謝家保存下來時間最晚的一封僑批,正出自謝昭璧的妹妹謝映貂之手。

      1990年10月23日,她在寄給侄子的僑批中寫道:“我已抵馬來,一切順利。不過日前血路有些阻塞,幸有好轉,免介。附上人民幣兩百元,并問近好。姑書。”

      原來,謝昭璧的大兒子謝梅波在1978年的高考中脫穎而出,成為當年玉滘公社唯一考上大學本科的學生,在新加坡的姑姑每月會給他寄20元,支持他讀書。如今,在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工作的謝梅波為海洋石油事業作出了貢獻,曾獲全國“五一”勞動獎章、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等榮譽和獎勵。他的三個弟弟,也各有出息。

      在謝昭璧看來,孩子們的成長、懂事,也與僑批息息相關。很長一段時間,謝昭璧一家靠著僑批在家鄉過著好日子,直到有一天收到父親的一封僑批。

      “昭璧吾兒……現叻(即新加坡)中生意冷淡取利艱難……況且余現年事已高粗重工作不能任,況又與人合作生意須要論工領薪。在不久將來終要回籍之日,先此示知。”這是1965年2月22日謝南清寄出的僑批,透露出寄望子孫、告老還鄉的意味。

      半年后,新加坡正式脫離馬來西亞獨立,謝南清在僑批中告知家人:“現刻叻中行情干竭取利艱難,原因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聯邦成為獨立國,萬物起稅物價高貴,因此人民生活困難,各情況涼。爾們會知一二。”

      1972年6月的一天,他收到父親寄來的一封“沉甸甸”的僑批。除照常匯來200元用于購買稻谷維持溫飽外,父親還有其他的交代,為此,謝昭璧特意召集家人,宣讀了批中內容。

      原來,因新加坡快速發展,父親在碼頭租用的雜貨店要改建,加上年事已高,計劃不再做干貨生意。“不能每月都寄僑批回家了,每年一般只寄四次,分別為春節、中秋、夏收、秋收,每次200元。”也就是說,只能保基本溫飽,其余要靠家人自己努力了。

      這封僑批給家庭帶來了很大觸動。在傷感之余,整個家庭投入更大精力種田養豬、自力更生,孩子們更加懂事了。而在夏收秋收的時候,謝昭璧一家也會用那200元購買稻谷進行存儲,以備不時之需,同時也能周濟鄉親。

      汕頭已尋訪到20位“僑批后人”

      當前,在廣東積極參與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背景下,僑批中的故事已成為關于海上絲綢之路的集體記憶,牽動著海內外所有華人華僑的記憶和情感。

      進入21世紀后,隨著著名學者饒宗頤首倡僑批研究并指出僑批的價值后,無論是在政府官方、或者是學術機構及民間,關于僑批的收集、整理、研究等工作持續開展,僑批的收集與研究,成為了華僑史中的一個重要部分。

      今年1月12日,汕頭市政府門戶網上發布了《關于尋找僑批后人的公告》,依托汕頭市西堤公園這一世界文化遺產僑批紀念地,踏出了從“研究僑批這一文獻本身到了解背后家族及其故事”這一步。1月20日,廣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、廣東省文化廳、廣東省檔案館組織,中國南粵古驛道網也發起了“驛道依舊在,故人何處尋——尋訪僑批銀信后人”活動,邀請僑批后人講述僑批故事。像謝昭璧這樣的僑批后人,汕頭目前已經尋訪到20位。

      據西堤公園管理處負責人李向東介紹,西堤公園作為世界文化遺產僑批紀念地,匯集了不少僑批后人的記憶,也是尋訪僑批后人的主要負責單位,從2月份尋訪到5位僑批后人后,現在基本每周都有僑批后人尋至西堤公園,提供更多的僑批故事及記憶。正是這些記憶,才組成了僑批這一潮汕人的集體記憶。

    編輯: 張偉煒
    相關新聞

    網友評論
    請登錄后進行評論| 0條評論

    請文明發言,還可以輸入140

    您的評論已經發表成功,請等候審核

    小提示:您要為您發表的言論后果負責,請各位遵守法紀注意語言文明

    微信
    QQ空間 微博 0 0
   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

    網站簡介- 廣告服務- 誠聘英才- 聯系我們- 法律聲明- 友情鏈接

   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制作維護
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    ICP備案號:粵B-20050235

    成人激情电影